您的位置:首页 > 散文游记 > 文章列表

站内搜索

六石岩笔记
http://www.gfxly.com 时间:2013-08-08 来源:未知 阅读次数:171

 

冯梅

    我要写一写六石岩!必须得写一写六石岩!!

    我写六石岩的理由很简单,就因它像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绿色菜肴诱惑着我的感官,使我忍不住的想用舌尖去细细地品味一番,然后闭上眼,很享受地一遍遍去反刍、回味。

    我知道,六石岩的“色”,一定在于她千姿百态的身姿。宋代诗人苏轼的著名诗词《题西林壁》里说: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”如果苏轼还在世的话,我一定建议他把“不识庐山真面目”改为“不识石岩真面目。”其实,要是苏轼还活着的话,要是他上一趟六石岩,我想他也一定会这样去写的。

    六石岩,这个发育成熟的丹霞地貌的典型地区,它由无数个大小不一、神奇瑰丽,各具风貌的摩天石岩组成。其中六座众所周知、名声显赫的“竹山石”、“关公石”、“麒麟石”、“匕刀石”、“铼钻石”、“猢狲石”将上千年的盛世奇观毫不夸张地穿越在这群连绵不绝的山峦之峰。除了这六个在历史上已有定论的岩石之外,还有形似田螺的“螺蛳石”、酷似人脸的“人祖石”、宛如蛇头的“龙头石”、像和尚敲木鱼的“木鱼石”等二十多处具有象形意义的奇峰异石,它们或站、或躺、或立、或卧、或说、或笑,惟妙惟肖地演绎出六石岩静态和动态的美。

    是的,六石岩的奇丽,是李白的“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”;六石岩的鬼斧神工,是韩翃的“何用别寻方外去,人间亦自有丹丘”;六山岩的秀气,是韦应物的“杨柳散和风,青山澹吾虑”;六石岩的巍峨,是杜甫的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”登上这样的山,伫立在这样的山峦之巅,那该是何等让人惊心动魄的一个画面啊!那个心仪游山玩水的明代信州知府金铣,在一秋高气爽之日游至六石岩,睹其巍巍壮观、惊之巍峨险峻,便娓娓跌落出“出双山,望六石,六石磊磊”一上联。于今五百多年过去了,多少文人雅士欲对还休,枯索无出,此联便成了千古绝对。可见,六石岩的神、奇、幻、秀、美是我们难以用文字去勾勒的。

    我想,六石岩的“香”,必定跟她温和的秉性和她清新的体香有关。

    在上六石岩之前,我看一文友写六石岩的文字,她说六石岩的石头是有温度的。毋庸置疑,我也一直觉得山是有生命的。因此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,我是怀着对六石岩的崇敬和虔诚而亲临她的。

    选择春天上六石岩,是最合时宜的一个季节。可天公不作美,去六石岩前一场春雨淅淅沥沥下了整整一个晚上。心想,此次六石岩之旅,可能要泡汤了。所幸,一夜的雨声敲醒的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早。上山的时候,走在饱吸雨水的泥巴小道上,有点黏糊糊的,可被雨水洗涤过的空气却特别的干净;风,特别的清爽;天,特别的蓝;阳光,特别的温和。徐徐的春风夹着草香、花香的空气向我袭来的时候,我实在无法掩饰内心的渴望和贪婪,我便故意敞开衣领,挽起袖子,惬意地伸展开四肢,想让这种带着花香的气息游遍我的每根神经,浸透我的每寸肌肤。真想跟这座大山来个深情的拥抱!真想站在六石岩的山峰读一首温暖的诗!真想真想把春天带回家!看,江南的桃花开了、梨花开了;六石岩的油菜花也开了、杜鹃花也开了;六山岩的树更绿了、竹也更翠了,那红、那白、那黄、那绿、那翠,驾轻就熟就把江南的一副大型山水画涂抹得淋漓尽致。

    角度的不同,六石岩的面貌也是迥然不同的;深浅的不一,六石岩的味道也雷属不同。

    远远地看六石岩,她像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深闺少女,时而,她会羞答答地撩开面纱让你窥见一眼;时而,她又如一匹腾空的骏马,尽情地在云雾里奔腾;时而,又如白鹤展翅,向着蓝天白云翱翔;时而,又如一位打着油纸伞的村姑,阿娜多姿地行走在林海中;时而,她干脆一个转身,什么也不让你看。这个顽皮的精灵儿,她变幻着莫测的身姿,肆无忌惮地在你面前撒着野,引诱着你一步步的想去深入她、亲近她。

    终于,抵挡不住她卓越风姿的诱惑,我们又近距离地骚扰了她。

    久居都市的我们,是手脚并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高高地竖立在六石岩的顶峰的。站在深邃的山巅,俯瞰六石岩的全景,我的心激动得像揣着一只小兔,我的脸惊讶得五官变形——这难得所见的远阔和静谧,是我眼线从未抵达过的地方、记忆里从没收藏过的片段;以绿墨为底的山沟地壑,各种鲜花争奇斗艳,各种颜色灿烂炫目。放远视线,眼前呈现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绿波翠浪;透明的天空,被衬得瓦蓝瓦蓝的,像天湖、像蓝宝石、像蓝绸缎,那份悠静、那份剔透、那份迷人,我寻找不出更好的语言来表达。突然,很惊奇地发现,这里的云,离天很远,而这里的山,却好像又离天很近,近得“手可摘星辰”。把李白的这句话拿来形容六石岩,知道是夸张了一些,但我可以毫不夸张地告诉你,这里的雾不像雾,它如一团团棉絮在滚动;这里的云,它也不像云,倒像一块块薄薄的丝巾在飘动。我用眼睛轻轻地拨开这些云雾,我看到了一道道的绿色屏障,它们一会儿萦绕山石之间,一会儿又被山石淹没,一会儿又消失在若有若无的云海间。啊!太美了!正在我手舞足蹈时,一阵甜润的山风穿插过我的发髻,亲在我的脸上,溶入我的心田,使我更深刻地感受到了她鲜活的生命和温暖的气息。于是,我醉了,我的灵魂也出窍了,我发现到自己的身心被这股清香牵引着飘向了远方。飘呀、飘呀,我仿佛飘到了天庭的仙界。

    真的,这种感觉若不是你亲临其境,即便你有再丰富的想象力,你的思维也会是枯竭的,你的构思也是力不从心,捉襟见肘的。

    不用说,六石岩的“味”,一定是她远古的文化历史和独特的地理坐标。

    六石岩的每一块石头都被岁月的醇香熏陶过,每一寸土地都溶入过太多的汗水和泪水,每一丘吸取了天地灵气的山沟地壑都是一篇美妙的歌词诗赋。六石岩注定是要成为旅游胜地的,因为她的雍容大气、她的诗情妙境、她的奇秀风姿,更因这里淳朴的民情民风和石岩村人的勤劳善良。

    六石岩,隶属于广丰县嵩峰乡,而嵩峰乡侧扼守着广丰县的南大门,与浙、闽省相毗邻。因地处三省交界,从唐至清,六石岩一带都是联通三省的重要通道。从宋代开始,这里的“飞凤关”和“六石隘”就凸显了六石岩一带在战略位置上的重要性。只可惜,这两处见证了上千年历史蜕变的目击者,却毁于民国时期,今日仅存的,只剩一堆破败不堪的残骸。嗨,这都是谁干的呢?这些可恶又可恨的败家子!我义愤填膺,真想把他们一个个追查出来碎死万段!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这般激动,难道,是我想借此呐喊遥寄一点对“飞凤关”和“六十隘”的怀念,还是想借此辱骂发泄一下自己内心的愤怒,消除一下心中的惋惜、痛疼和阴霾。也许,都有一点吧。

      远去的,已是一去不复返,心痛也好,惋惜也罢,再也不会有那场美丽的邂逅了。然而,六石岩这个名字,是永恒的;六石岩10个自然村的沈、王、祝、蔡、张、扬等主要姓氏,依然还保持着先辈的主要脉络,一辈辈地延续了下来。翻看历史的记录,这些姓氏的迁入,大多数是由邻近的十都村迁移过来的,少部分为邻近外省浙、闽地区迁入。此地的迁入时期,主要在宋代中叶至清代晚期。迁入原因,主要是谋生或避难。六石岩村所辖范围内的10个自然村,在传统经济意义上是人多地少,而因石岩人的勤劳聪慧,他们利用当地出产的毛竹,以及相关产品——竹笋和草纸、黄纸作为主要经济来源,维持着一代一代的石岩人繁衍生息。毫无疑问,六石岩是个宜居、宜商、宜业的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资料查阅,六石岩的地理坐标为北纬28°20′40″,东经118°27′36″。石岩村所辖范围,属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,四季分明。年平均气温16.8℃,常年平均降雨量1822mm,且70%降雨集中在春、夏两季。智者乐水,仁者乐山。是的,正因了这句话,有多少贤能圣士归隐山水,他们从山水间找到人世间至真至纯的东西;也正因有了这句话,才使那么多的游客莫名而来;也正因为我来过,才发现她离我心中的那片净地最近,才知道她与我梦中的那个愿望最相吻合。此刻,我的心异常平静,我再一次触摸到了六石岩的生命和她的温度,再一次感受到了她的温柔和情怀,再一次我的灵魂逃出了我的体外……

相关TAG:
相关信息